翻页   夜间
乐文小说网 > 我从来都不主动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小船要翻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乐文小说网] https://www.lwxs0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从北京飞往南京的这一班飞机没有晚点,关凌给董清柏发了短信,说在候客大厅等着她。

  飞机落地后,董清柏就给关凌打了电话,没有等太长时间,许安阳就见到了这位董律师,董清禾的姐姐,自己潜在的大姨子。

  和想象中律师总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不同,董律师穿着一件米色风衣,戴着墨镜拉着行李箱,头发有些卷卷的。

  见到关凌后,她摘下墨镜打了声招呼,许安阳得以观察了一下她的相貌,竟和董清禾长得不是特别像。

  董清禾面部比较圆润,随着身体发育这个特点越发明显。

  而董清柏面孔更加方、瘦,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凌厉。

  不过也正常,估计是一个长得像老爹,一个像老妈吧。

  而且两人相差十几岁,看不出来相像也是很正常的。

  “董律师你好,我是关凌的朋友,许安阳,你叫我小许就行了。”许安阳主动自我介绍。

  董清柏转向许安阳,伸手道:“你好,久闻大名,许老板,我是董清柏。”

  许安阳握了握董清柏的手,她的手略微有些粗糙。

  看她的样貌、气质,实际年龄比王雅曼、冰姐大几岁,整体感觉却要大上个10岁的样子。

  只能说,律师工作真的是繁重辛苦,对人的消耗真是相当大,而且看得出她对保养、化妆什么的,不是特别在意。

  许安阳这狗鼻子,竟没有闻到香水的味道。

  “不敢不敢,董律师才是如雷贯耳,今天特意过来一睹芳容,果然是……女中豪杰?”

  说完许安阳觉得有些不对,女中豪杰怎么感觉像是在骂人呢?豪杰都是啥样啊,不都虎背熊腰的么。

  对于许安阳这个有些夸张的客套话,董清柏笑了笑,道:“许总过奖了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律师而已,哪里称得上如雷贯耳四个字。倒是许总你,小小年纪办网站做创业,才是真正的人尽皆知,天下闻名啊。”

  两个人在这儿互相彩虹屁,弄得一旁关凌也不知怎么搭话。

  许安阳心想,看样子这个董律师也不是像谢老师说的那样脾气火爆,性格直率嘛,还是有油滑的一面的。

  的确,脾气火爆、性格直率是本性,但在社会交往上摸爬滚打多了,难免会圆滑很多。

  更何况许安阳、关凌是她的客户,开口拍两句马屁,说些客套话,再正常不过了。

  一番互相吹捧后,三人去了停车场,许安阳依旧是那辆破伊兰特,载着董清柏去下榻的酒店。

  路上,董清柏道:“许总,从禄口往市区,是要经过江宁的吧?”

  许安阳道:“对,要穿过江宁,然后到市区,估计要一个小时的样子。董律师是饿了吗?快到午饭时间,待会儿一齐吃个午饭吧。”

  董清柏道:“不用不用,我在飞机上吃过航空餐了。待会儿我和另外一个客户有约,要先见他一面,但见他之前,我想去一个地方看一下,就在江宁,你方便的话,能不能先带我去那边看一圈?”

  许安阳道:“这个当然方便了,您说是哪儿吧,江宁我还是熟的。”

  “衡东材料加工厂,你认识吗?呵,如果不熟的话,还是先去酒店好了,我下午再和那个客户过来。”

  “衡东材料加工厂……认识,我认识啊!我带你去!”

  坐在副驾驶的关凌轻声道:“你怎么哪儿都认识啊,我听都没听过这个地方。”

  许安阳道:“我可是南京活地图,放心吧跟我走没问题的。”

  衡东材料加工厂这个地方许安阳怎么可能不认识呢?

  在他重生之前,要去考察的那个关联企业,就是衡东材料加工厂啊!

  当然,10年后,这个地方已经改名叫衡东新能源材料加工中心了,地址没有变化。

  如果不是路上车坏了,如果不是上了那趟出租车,如果不是听着那首《回到过去》睡着了,许安阳想自己估计是不会重生的。

  那他肯定早就做完材料加工厂的实地调查,搞定新企业的评级、授信,一两天的时间搞不好已经开始贷款、投产了……

  心里胡思乱想着,许安阳开着车下了高架,然后七绕八绕的,开到了江宁一处颇为偏僻的地方。

  穿过一条马路,从小路往里开,路上是尘土飞扬,然后停在一个门头前,上面正写着“衡东材料加工厂”。

  董清柏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偏,更没想到许安阳竟然能开过来。

  这时候可是没有手机导航的啊。

  没空细究许安阳是怎么认识这里的,董清柏从车上下来,绕着门头看了看,又朝围墙里瞅了瞅。

  今天是周六,工厂不上班,大门紧闭,门卫老大爷正在传达室看报纸。

  董清柏上前敲了敲窗,试图和门卫师傅沟通,问问能不能进去看看。

  门卫大爷当然不给进了,说今天是周六,不上班,要拜访周一再来。

  然后,被许安阳的一包红南京搞定,放三个人进去了。

  进去后走了一圈,这个工厂一看就是老厂了,虽然还有生产、工作的痕迹,但掩盖不住一股破败之像。

  从工厂的花坛就能看出来,花草已经很久没人修建了。

  厂房的门口也堆放着有些粗加工的零件和模具,显然生产管理比较混乱,不然门卫也不会被一包烟给买通了。

  许安阳问道:“董律师,您也接手经济案件吗?”

  董清柏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经济案?”

  “害,来这种工厂实地走访的,八成不就是和经济案有关,什么抵押、融资啦,乱七八糟的事。”

  董清柏笑了笑,道:“许总懂的的确很多,的确是经济案,不过牵扯到刑事犯罪。”

  说着,董清柏拿出皮包里的卡片相机,对着工厂的各处开始拍照。

  她嘴里嘀咕道:“可惜今天是周六,不知道这家厂的具体情况怎么样。”

  这时一旁的许安阳突然道:“衡东材料加工厂,之前叫江宁机械加工厂,曾经是地方的集体企业,最早是进行机加工的工厂。94年改制,改名叫衡东机械加工厂,主要从事机械零件的代工制造。01年中国入世,到08年是中国外贸代加工发展的黄金期,衡东机械加工厂发展的不错。但08年金融危机,衡东机械加工厂因为拿资金参与了上游的钢铁贸易,导致公司现金流断裂,亏损破产。之后进行重组,改名衡东材料加工厂,依旧是从事来料加工的代工路子,不过营业额一直不怎么样啊,看看现在这副破败的样子……”

  许安阳一口气大致把这个工厂的发展历史简叙了一遍,董清柏很惊讶地望着许安阳。

  “许总,你…很了解这个厂?”

  许安阳心想,废话么,这个厂是我尽职调查的,祖坟都给它挖出来了,能不清楚吗?

  即使重生快两年了,许安阳依旧记得清清楚楚的。

  “我们华工以前有个老师傅在这儿工作过,他和我讲过这事儿,呵呵。”

  许安阳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,董清柏也没有在意,她已经看到自己想看的了。

  离开厂子回到车上,董清柏对许安阳的态度显然和一开始不太一样——不是变得更友好了,而是变得更严肃了。

  这倒是很奇怪,一开始彩虹屁互相吹捧,现在反而板着脸认真交谈。

  这其实正是董清柏异于常人之处,对于那些她觉得不是很重要,或者看不太上的人,用事故的油滑随便打发打发就行了,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。

  而对于那些值得认真交流的人,她反而沉下心来,就显得有些严肃紧张了。

  “冯美芳,就是关凌母亲的这件案子,需要你去哈尔滨做个证言。根据我现在掌握的情况、证据,还有和上面沟通的结果来看,冯美芳这件案子可以做成缓刑。”

  许安阳听了一愣,而关凌眼中露出了惊喜的神色。

  如果是缓刑的话,就意味着冯美芳可以不用坐牢,可以在家中服刑,定期向公安机关汇报自己的行踪。

  “真的可以吗?那…需要我怎么做?做什么证言?”许安阳问道。

  案发后,许安阳在警察那边已经录过口供,因为他和案件完全没有关系,所以警察后来也没再找过他。

  “你和关凌之间,是什么关系?”董清柏问道。

  她的问话很有压迫感,弄得许安阳心头一紧,道:“呃…朋友关系。”

  “什么朋友?普通朋友,还是男女朋友?”

  “这个…和案子有关系吗?”

  “嗯,那就是男女朋友,起码是实质性的男女朋友关系。”

  许安阳一个回答上的犹豫,就让董清柏看出了破绽,弄得他颇为尴尬。

  而一旁的关凌眼神复杂,瞪了许安阳一眼,这家伙在别人面前还是不肯承认啊。

  “不管是实质上的,还是名义上的,你需要向院方吐露你们之间这层关系。这样的话,冯美芳的杀人动机,就可以从‘不堪忍受瘫痪丈夫的长期辱骂’,再加一层,‘见女儿终身大事有了着落决定杀死丈夫减轻女儿的累赘’,这样动机就更加的完整,从伦理亲情考虑,也更值得法官轻判,这点明白吗?”

  董清柏的声音平稳,没有太大的波澜,而许安阳心头却听得一个突突。

  他扭头看了看坐在副驾的关凌,她的眼睛中隐隐泛出了一丝泪光。

  这时候许安阳才彻底明白过来,原来这起凶杀案,真的可能是因自己而起的。

  “我…我可以去作证,我可以的,我是关凌的男朋友。”

  许安阳在董清柏面前承认了“男朋友”的身份,他内心是怀着愧疚的,但也有对关凌的喜爱。

  死就死了,就算大姨子告诉董清禾真相,他也管不了那么多,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。

  关凌的脸上露出了惊喜,紧跟着是一丝害羞,她红着脸低下后,坐在副驾上默不作声。

  之后再没有多话,送董清柏到了酒店。

  下车后,董清柏说:“对了,听说你们学校下午要和东南大学打一场垒球比赛是不是?”

  许安阳忙道:“是啊是啊!你妹妹董清禾,是垒球队的队长呢。”

  董清柏微笑了一下,“我知道,我下午会去看她的比赛的。”

  “好…好…”

  许安阳心想完蛋了,到时候姐妹俩一谈心,肯定会说到许安阳。

  然后董清禾肯定会流露出对许安阳的喜欢,董清柏再告诉妹妹,“他有女朋友啊,都去人家拜过年了,女方的妈妈都把女儿托付给他了……”

  这小船可就彻底的翻了!

  翻也只能翻了,只能说冯美芳这招太厉害,许安阳良心上真的扛不住啊。

  叹了一口气,回到学校时快一点钟了,两人随便吃了点,关凌回宿舍休息去了。

  临别时,关凌对许安阳道:“那个…董律师就那么一说,让你做个证词,你…不用太当真。”

  许安阳心想,这关学姐,现在会以退为进,得了便宜卖乖了是吧。

  当然,许安阳不会戳破她,道:“不要想太多,我说过的话,就一定会做到的。”

  许安阳这话和没说一样,你每天说那么多话,谁知道你说的是哪句啊?

  这种就叫看似做出了承诺,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承诺。

  所谓的听君一席话,如听一席话,就是他这样的。

  关凌道行还浅,许安阳这么说她还挺感动。

  等她和许安阳一起再修炼几年,听到这句话就会问,“你说啥了?具体哪一件呐,啥时候做到啊。”

  许安阳看了看时间,比赛是下午两点半开始,心想东南大学的人,应该已经到了吧?

  于是,他掏出手机给韩雪打了个电话,这丫头上午给许安阳发消息请他吃午饭,连发好几条,许安阳都没回。

  现在到了华工,估计在那儿发脾气呢吧?

  两人已经有段时间没见了,许安阳偶尔还会去一心酒吧听夏老师唱歌,但韩雪已经很少在那里出现。

  夏晗晴说,韩雪好像转性了,这学期开学会专心学习,还开始打垒球,听说她要申请到国外留学。

  专心学习好啊,女孩子一个个就想着情情爱爱的,多没劲啊。

  电话接通。

  “喂,你是不是到华工了?”

  “是啊,我们人已经到了,在大运准备呢。你下午来看比赛吗?”

  许安阳把手机从耳朵变拿下来,看了看手机号码,是韩雪的电话啊。

  这声音,语气,怎么感觉不太对啊,是她吗?

  “喂?”

  “哦,我马上就过来啊,你吃午饭了吧?”

  “不用担心,吃过了,你过来吧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…我过去。”

  挂掉手机,许安阳心想这还是那个泼辣的,误闯男厕所的狮子座吗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