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乐文小说网 > 送你一支穿云箭(探案) > 第 108 章 失踪的男人13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乐文小说网] https://www.lwxs0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岑家屋后有几棵榕树,紧挨着进山的路。

  入了秋,天一日比一日凉,碧月村上山的村民渐渐少了。

  这日午后,乌云挂在天边,薄雾笼罩着半山,眼看着大雨将至,一片迷蒙中,有人从山上走来。

  乱糟糟的如鸟窝般的头发上还挂着几根干草,身上的衣裳像是树皮又似一块破布,只遮着膝盖以上,黑乎乎的双脚露在外面,像是大山里的野人,在这深秋的天里,他笼着手缩着肩探头探脑走走停停,最终来到了岑家屋后的榕树下。

  一只小黑狗从树后的草堆里冒出头来,瞪着一双豆大的黑眼珠围着野人左右打着圈圈,野人试探着叫了一声:“小黑…”

  小黑狗蹭了蹭野人泥泞的双腿,“汪汪”呜咽了两声。

  野人蹲下来伸出一张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小黑的脑袋,污浊不堪的脸上滑下两行清泪,五大三粗的男人竟是泪流满面。

  “汪汪…”

  远处忽然传来几声吠叫,野人浑身一震,急忙起身,可小黑更快一步窜到他身后,冲不远处跑来的大黄狗呲起了牙,野人转身,见小黑挡在他的前面,明明惧怕大狗,却依旧抖着战栗的小身子保护他。

  野人伸手抱起小黑,被乱发遮盖的双眼茫然又有些畏缩的看着大黄狗身后。

  “你是岑大?”

  见岑家的小黑狗乖乖任人抱在怀中,束穿云心下多了几分笃定。

  野人不自觉的点头,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盛满了惊恐,“你们,你们是…来抓我的吗?”

  束穿云诧异,她今日是女装打扮,怎么看也不像是官府的人,回头再看一眼元泊,那身金尊玉贵倒是有几分官家公子的派头,她不禁对岑大摇了摇头,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…那你们…”

  岑大有些语无伦次,多日的惊恐和担忧让本来强壮的汉子瘦成了一把骨头。

  “岑…岑大…”束穿云还未开口,就听岑娘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原来岑娘子在屋中听到了小黑的叫声,还以为小黑出了什么事。

  此刻看到形似野人的岑大,岑娘子又惊又喜又难过,哆嗦着双唇颤抖着拉过岑大的手,“真的是你,我不是在做梦吧,你还活着,还活着…”

  岑娘子泪如雨下,抱着岑大嚎啕大哭。

  “轰隆隆,”远处传来急促的雷声,束穿云上前两步对岑娘子道:“回去说吧。”

  岑娘子抹了把眼泪,又哭又笑,“对,先回去,回去…”

  待束穿云元泊二人再见到岑大时,已过了一个时辰。

  经过一番梳洗,岑大精神了几分,但颊边的凹陷还是能看出他这些日子过的不好。

  “大人,小姐,”很显然,方才岑娘子已和岑大说了两人的身份,所以此刻,岑大神情更为拘谨。

  “说说看吧,”元泊和束穿云互望一眼,还是元泊开了口。

  岑大与岑娘子并肩立在两人面前,忽然双双跪了下来,岑娘子先道:“大人,请大人留岑大一条命。”

  岑大也不住叩头,“小民该死,小民不该贪图富贵,求大人万不要牵累妻儿。”

  “起来吧,没人要你们命,”元泊用扇柄轻点几下桌面,语气严厉了几分,“你只需把如何得到私盐,当日在江边又发生了何事,细细说来便可。”

  岑大与岑娘子听了这话惊喜万分,又给元泊叩了个头,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,尤其是岑大,掩不住哽咽道:“是,是,小民绝不敢有一丝隐瞒。”

  元泊颔首,“说吧。”

  岑大抹了把脸,慢慢回想起来。

  “咱们碧月村的村民大多都在三里铺码头以帮人扛活为生,码头上活不多时,咱也会下水摸鱼。在碧月村码头向西一里处有块大暗礁,那里鱼儿最多最大,十几日前,小民去暗礁处摸鱼,恰巧遇到胡老三,我二人在暗礁附近发现了一只木箱,打捞上岸才发现箱子里装的都是盐。”

  元泊忽然打断道:“你说箱子是在暗礁处发现的?是否还发现其他东西?”

  岑大不假思索摇头:“回大人,再没有其他。”

  “接着说吧,”元泊盘算着那暗礁的位置,约莫猜出了装载私盐的船的来历。

  “小民和老三商量要把箱子交给官府,但老三说就算交到官府,我们也说不清盐的来历,大人们肯定不信咋就恁巧让我们发现了盐。他这一说,小民也觉得有道理,后来我二人决定把箱子暂且放在原处,只各自取了一包盐回去。没过几天,老三突然找到小民,他想娶媳妇要把盐卖掉,小民当然不同意,小民知道贩卖私盐是死罪,万一连累了家里人怎么办,可老三不听,他用砖石偷袭小民,小民身量比他高些,那砖石砸在了小民肩上,小民与他争夺砖石不小心磕在他额头上,小民以为他死了,当场吓的逃走了,但没走远又回来了,谁知小民刚准备看胡老三的情形,又被人从后面偷袭,小民晕了过去,接着有人把小民扔进了江里,因小民水性极好,被冷水一激醒转过来,只听到江面上有人说话,但不知是谁,更怕有人要杀人灭口,小民胆怯便顺着水流游走了。”

  “那你的衣裳又是怎么回事?”元泊问道。

  “小民怕人寻仇,当时觉得把衣裳扔在江里肯定会被人发现,到时那欲杀小民的人会以为小民已经死了,便不会再为难小民妻儿了。”

  元泊冷哼一声:“愚蠢,你以为想杀你的是那私盐的主人?”

  岑大愣了,“大人,难道不是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,若真是那些人,他们岂会放过你的家人?”元泊哂笑,胆敢贩卖私盐的人,杀人这种事更是宁肯错杀绝不漏掉。

  岑大该庆幸,那些人至今仍未发现私盐丢失之事。

  “隔墙有耳总听过,你和胡老三被人跟踪了。”

  见岑大一副懵懂的神色,元泊难得一次好心,把冯全胡顺子二人交代的事情与岑大又说了一遍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,”岑大喃喃自语,一时又愧又悔,懊恼因自己的胆小没能救下胡老三。

  “胡老三先你一步被扔进江里,你救不了他,他也死有余辜。”

  元泊冷笑,贪心又短视的人死就死了,就怕死也要拉人垫背。

  岑大现身,至此这一桩离奇的失踪案引发的命案已近尾声,只除了一件事仍让人耿耿于怀,那箱盐的来历至今不明。

  当然,耿耿不明的人也只有束穿云。

  “在想什么?”

  回城的马车上,元泊见束穿云柳眉颦蹙,明知故问。

  他不是不懂束穿云的心思,只不过那箱私盐的来历着实有些不好与束穿云明说。

  他能说贩卖私盐的船是淮帮的?他能说他是淮帮的少帮主?

  他也想过与束穿云坦诚相待,但,每每见到束穿云清冷的泾渭分明的模样,也就觉得束穿云或许根本就不在乎他是谁,与她又有什么关系。

  在她的眼里,他许是元凌的哥哥,许是元知府家的公子,许是平江府最为浪荡的男人,又许是暗夜里见不得光的影子,却唯独不是她心上的那个人。

  过了半晌,他才听束穿云喟叹一声道:“罢了,那也不该是我操心的。”

  元泊眸中晦涩难懂,却也未再说什么。

  在马蹄“嘚嘚“声中,马车穿过南城长满绿苔的巷陌,穿过十里长街的烟火繁华,一对各怀心事的男女互相道了珍重。

  ……

  淮阳府淮帮总舵内

  夜色浓如泼墨,几只纸糊的灯笼悬在门梁下,不过映照着院中三尺之地。

  整个江南道都知,论起逞凶斗狠,武功路数,淮帮最是鼎鼎有名,绝不会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淮帮闹事。

  所以总舵正门处的守卫只是稀松平常,即便外面的人不敢进淮帮,但挡不住有些人想出去,偏偏这人又不走正门,偷偷摸摸绕过重重院落去了紧挨着阳江的偏门。

  李全,平江府赫赫有名的李捕头,也是淮帮的五堂主,此刻顶着一张刚冒出些许青须的黑脸与前面的人相隔着三丈,眼看着那人到了江边乘着一艘小船向江心驶去。

  三堂主的船越划越远,“他奶奶的,”李捕头啐了一口,他不敢跟的太近,今夜月色不明,跟的太远又怕跟丢了,李捕头暗恼自己轻功不济,否则哪里用得着划船。

  借着江边茂密的芦苇掩护,李捕头朝远处看了一眼,三堂主已划船到了江心,那里似乎还有一条船,想起之前打探到的消息,他一咬牙一闭眼,索性从船尾滑到了江里。

  江水刺骨,李捕头禁不住打了个寒噤,他深吸一口气,一个猛子扎了下去,无论如何,他今日一定要抓住三堂主的狐狸尾巴。

  从岸边到江心十几丈远,不时借着芦苇杆换气,李捕头终于摸到了两艘小船的底部。

  “还没找到?”江面上传来的声音有几分熟悉,李捕头略一思忖,便认出了此人。

  青阳帮帮主曹坤,原来与三堂主勾结的是这小人。

  李捕头暗恨三堂主吃里爬外,明知老帮主最不齿曹坤为人,竟还敢与曹坤来往。

  “帮主许是已怀疑我与你来往,近日我总觉得有人跟踪我,这样,你把余下的部分都给我。我们赶快断了联系,以后我不找你,你也别再来寻我。”

  三堂主欲与曹坤划清关系,想来他也知道违反帮规的下场。

  李捕头暗道。

  “出了事,你拍拍屁股就走,把烂摊子留给我,想得倒美,”曹坤冷笑一声。

  “你待如何?难不成我被帮主处置,你以为你脱得了干系?你该知道我们帮主的为人,难得你青阳帮不想在淮阳府混了?还有,别以为你不说,我便不知你背后的东家是谁,哼,想我堂堂淮帮三当家,岂会做那不明就里之事?”

  三堂主话中透着几分自傲,李捕头在心里骂道:“蠢货,曹坤岂是你能威胁的?”

  果不其然,曹坤阴恻恻的声音在水面上响起,“三堂主的意思是要独善其身,不管咱们青阳帮的死活了?”

  “我只要银子,你们的事一概不管,曹帮主还有你背后的东家尽管放心,”三堂主像是有些急躁,怕是出来太久被人发现。

  “是吗?我若是不给呢?”

  曹坤恼恨,早让他去寻丢失的那箱盐,至今没下落不说,竟还想要银子,门也没有。

  “那就对不住了,曹帮主该知道我们帮主的脾气,万一我不小心说漏了嘴…嘿嘿,贩卖私盐,而且是…送往那里,这事被人知道,您,和您背后的东家,怕是要遭殃了。”

  三堂主有恃无恐,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。

  什么曹坤,什么东家,在他眼里狗屁不是,他唯一怕的只有他们帮主。

  “哼,真是不知死活,东家早料到你这小人不可靠,”曹坤冷斥。

  李捕头听到这话,察觉不妙,他欲破水而出,却不料船底一阵晃动,他即刻按捺下来,待船底平复刹那的死寂过后,江面上响起了一个冷冽的比江水还凉的声音,“处理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曹坤恭敬中透着几分畏惧。

  不消说,要处理掉的一定是三堂主。

  李捕头正暗自猜测来人是谁,岂料一道剑气突然朝他袭来,他慌忙避过,探身从江里掠了出来,单脚站在船舷之上。

  晦暗的月下,一个黑衣男人执剑立在船头,李捕头愣了愣,从他的角度看去,那男人的身影竟有几分熟悉,像他主子,可他明知,此人绝不会是主子。

  只这一愣神的功夫,那人的剑又刺向李捕头,任他闪躲,那剑左右不倚如长了眼睛般跟着他,船上狭小,李捕头自诩武功高强,此刻头上也冒了些冷汗,他不是男人的对手。

  怪不得总觉得对方的功夫有几分熟悉,当长剑刺入他胸口的刹那他终于想起他何时与对方交过手了,就是眼前的男人从牢里劫走了陈又炎,李捕头心头暗恨,带着一腔不甘愤怒落入了江中,这已是他第二次败于男人之手了。

  “哗啦”水声,在暗夜里掀不起一点波澜,不过片刻,江面又恢复了宁静。

  “沈公子,要不要下水看看?”曹坤不放心,见沈南苏射来的冷目,急忙解释道:“那人是淮帮的五堂主,水性极好,万一他没死…”

  沈南苏淡淡撇他一眼,一言未发飞身离开了小船。

  曹坤绷紧了身子,尽量遮掩住恐惧,望着江面上飘然远去的黑影,他抹去了额上的冷汗,想到这是江心,李盛受了重伤一定没有力气再游回岸边,如此这般,他最终放弃了下江再去补一刀的想法。

  随着“咯吱咯吱”声,曹坤让两条小船前后连在一处,又在夜色的掩护下,把三堂主的尸体抛进了江中,然后才划船远去。

  “咕噜咕噜,”江水涌动,一根芦苇杆从江心向岸边漂去。

  阳江北岸,沈南苏驻足回首,夜暮笼罩,他嘴角轻扬下是一抹意味不明的笑…

  ……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